textbook.cn  

简介:教材,教科书


 

高校打印店:靠复印教材月均收入近一万

                 作者:李梦婷   文章来源:北青报

  探访:复印店囤积“团购”电子版教材生意火爆

笔者来到某高校学生综合服务中心内的文印店,进门说道:“老板,我们一群考研学生要复印打印几本教材。”店主没问是什么书就一口答应下来,“你把书拿来就行。没有书,有电子版也行,Word文件或者Pdf文件都行。每页2毛钱,多的话1毛钱–都给你装订好。”

这家店里的几台复印机、打印机中只有一台正在工作。“刚开学时很忙,现在已经忙过了。”店主说。笔者看到,窗台上放着三本用A4纸打印并装订好的“教材”,分别是《最新科技英语教程》、《Information Systems Essentials》(《信息系统概要》)、《刘薇雅思口语》。其中第二本是全英文书,内页显示是美国某大学编辑出版的;第三本其实是国内某英语培训机构的讲义。店主告诉笔者,这三本都是之前有学生来打印的,“多打了一份,放在这里谁要给谁”。

笔者先后探访了海淀多家大学周边的复印店,这些店多分布在学生生活区食堂附近和教学楼里,平均一所学校至少有六七家打印店。小店大多只有三四平方米,一到课间和休息,小店被来来往往的学生主顾挤得水泄不通,不乏前来复印教材的学生。笔者看了一下,有的复印教材,有的复印从图书馆借出来的中外参考书。经记者询问,这些店家都可承接复印教材的业务,价格大多是双面打印每张1毛,胶装2元,双面复印4-5分,单面复印1毛,量大则可以优惠,如果要装封面就加2元,数量大还有价格优惠。

店家指着一摞蓝色封皮的复印“教材”说,这些都是墙上贴出的最畅销教材,今年开学季批量打印出来没卖完的十几本。“生意好时,每天有百十来人来店里排队买教材,很多都派班干部来团购。为了节省时间,常用的课本和教材,店里干脆就把成书扫描成电子版供打印复印。”当笔者问能否复印《中国新闻传播史》,店家爽快地打开电脑帮忙搜索该书电子版,名为“客户资料”的文件夹里存有上百个教材的电子版文件,多以PDF为主,“我们店里之所以受欢迎,也因为公共课和专业书很全。”

  调查:买一本复印教材能比新书省一多半的钱

随机采访的学生解释了复印教材风行的原因,一方面,除高职、民办院校外,北京很多高校在新生入学时并不统一征订教材,学生拥有自行购买教材的主动权;另一方面,从打印店买来的书价格较正版新书便宜,且印刷质量不错,复印教材自然受到了大家青睐。这些打印店盗印的书中如果有往届学生留下的笔记,则会更受欢迎。

“一些原版教材价钱太高,从打印店买打印版的话一般也就10多块钱;况且有的书上面带着学长、学姐划的重点,考试前还可以帮自己复习一下,感觉买这样的书挺合算的。”一名曾多次购买打印版教材的学生告诉笔者。

拿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教材《中国新闻传播史》来说,该书共有404页,正版定价45元。如果按店里5分钱一页的价格复印,一本复印教材能比买新书省下一多半的钱。北青报记者粗略统计,本科四年下来,数十门专业课教材若都采取复印的方式,一个学生可省下近千元教材购置费。

  打印店:靠复印教材月均收入近一万

高校打印店中复印教材的这项业务,究竟能给商家带来多少利润?以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2010年修订版)》为例,该书的正文共398页、25个印张、定价23元,平均0.92元/印张。按复印店里每张复印4个页码计算,整册按0.05元/面复印,整本书的价格为10元,相当于正版价的4.4折。剔除人力、耗材和房租等成本,复印店通过复印单本教材,每本教材的实际获利也能维持在3元左右。

走访中,不少店家还向笔者透露,除了接校园内的复印订单,还会在网上以QQ招揽其他大学和教学单位的批量复印业务。某复印店工作人员解释道,“也有一些中学和教育机构甚至跨区的客户,来我们这里印教辅材料。每月单靠复印教材收入差不多一万吧。”

  核心:教材属必需品 市场化定价难住学生

有人曾提出大学教材价格贵是校园复印店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那么,正版大学教材定价是否合理?北青报记者在清华大学教材中心浏览了部分教材的价格,发现很少有20元以下的教材,绝大多数定价在20元至50元之间,也有50元以上的“大部头”。海淀某著名高校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回应,“中国的大学教材并不贵,一本普通装帧的300页教材定价差不多在20-30元,对比国外的大学教材动辄上百人民币的定价,这价格真不算贵。”

他还表示出版社方面曾接到大学教授的投诉,说很多学生拿着复印课本上课,而该课上的教材正是自己所编写的。“假如所有学生全都用上了复印教材,那么,编写者的辛勤劳动得不到尊重,更别提去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了。”

不过,大学生们对于教材是否昂贵却有另一番感受。相比由政府定价的中小学教材,同为必需品的大学教材贵出不少。北青报记者上网搜索高中必修数学A版全套教材(彩色版)的价格,这套书共5本,涵盖高中三年,其总定价为42.3元,而大学数学和统计类专业的学生仅购买高等数学的正版教材定价已超过80元,高出近一倍。相较高中,大学专业课、公共必修课等门数繁多,四年的学制通常有二三十门。受访的工科大三男生告诉记者,入学时第一学年订购新教材的费用就花了800元,“刚上大学那阵,我们都买新教材,这笔花费确实比高中贵很多,后来,大二大三了就从师兄师姐那里买二手书了。”但由于专业书籍很多毕业生还想保留,因此能买到的二手教材通常限于政治、英语等公共课,于是,复印教材成为了该生和同学们的购置方式。

  有关部门:复印教材仍处于监管的边缘地带

为进一步弄清高校打印店的监管现状,北青报记者日前致电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法制监督处,问及“大学校园大批量复印和销售教材是否在其监管范围”时,工作人员表示,文化行政执法部门对立案是有条件的,在立案之前我们不会介入,“像您反映的,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没有一定翻印数量和规模,以及确凿的销售证据,一般是著作权人和出版社出面去与复印店交涉”。谈到立案条件时,她还表示,首先是确认有侵权行为,其次是触犯公共利益,比如,盗版翻印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内容。

学校一方对打印店复印教材之举又采取什么态度?海淀某理工类院校的后勤处老师答复道,学校内的这些打印店大多是自营,只是租用了学校的地方,后勤处也经常会提醒打印店店主遵守相关法律规定,防止其批量盗印、售卖图书。“学校在这方面会继续努力,一方面加强对校内打印店的管理,一方面也会提醒学生使用正规教材,自觉抵制盗印行为。”工作人员说。

北青报记者还从北京十五社的反盗版联盟了解到,目前校园周边复印店已经成为众多出版社维权的重点,不过在日常工作中,他们发现对复印店侵权行为的处理也有监管的“盲点”。比如,大多数复印店只复印图书正文,装订时再另配上仅打印书名的封面,将原书出版单位、作者、商标一概省略。执法人员即使发现复制成品,也没有办法获得复制品的版权信息以明确被侵权对象。其次,复印店老板警惕性很高,一般不会将复制的大量成品摆在柜台上,因此给权利人维权和执法部门查处造成很大困难。本组文/本报记者 刘旭 雷嘉 王晓芸

  专家说法:复印正规出版书籍并销售构成侵权

批量复印教材等正规出版书籍及学生购买复印店盗版书籍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复印店如侵权该承担怎样的侵权责任?就此,北青报记者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

赵占领说,《著作权法》规定“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翻译或者少量复制已经发表的作品,供教学或者科研人员使用,但不得出版发行”属于合理使用范畴,学生、教师为了个人学习、研究的目的复印教材等书籍,不构成侵权,复印店也不构成侵权。但是,如果复印店自己复印书籍,以盈利为目的出售给客户,这就构成侵权。

对一本书复印多少量构成侵权?赵占领看来,虽然《著作权法》对此没有具体规定,但打印店只要以盈利为目的复印书籍就构成侵权,这与复印多少量没过多关系。赵占领还表示,不论是复印纸质书籍还是打印书本的Word、PDF等电子版本,只要打印出来,这都构成侵权。

对于打印店该承担的法律责任,赵占领说,这构成民事侵权,复印店如有以上行为应停止侵权,赔偿权利人损失。“复印店属于个体经营的小店,对权利人造成了多少损失不好确定,但可依据侵权所得收入来进行赔偿。”赵占领认为,由于打印店复印的书比较零散,出版社和作者在维权时不好举证,这使得出版社、作者对此没有过多法律上的追究。

赵占领还建议,高校内部管理人员可采取相关措施对校内复印店进行管理,学生也应提升自己的法律意识,只将复印的书供自己学习而不对外销售。


所有域名均按美国 ICANN 或中国 CNNIC 之规则持有丨域名持有人 WHOIS 信息查询 | 联系电话:13818233498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