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uyao.com  

含义:85


简述:求药网

小老鼠米克在电影《动物世界》中扮演过角色,因而在老鼠家族中名声显赫,被捧为电影明星。
整个老鼠家族都为有米克这样一位出色的同胞而感到骄傲。电视台播放米克主演的电影那天,老鼠家族像过节一样欢天喜地。为了让所有的老鼠都能看到这部电影,鼠王下令出动全部工程兵部队,整整忙了三天三夜,新开辟了几十个临时洞口,供鼠民们看电视用。
当米克在电视屏幕上出现时,老鼠们一阵欢呼。鼠王激动得掉下了眼泪。怎能不让人高兴呢–老鼠家族在世上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上电影呀!
“导演对我可好呢,还喂我奶油饼干呢!整盒的,没开包呢!”米克绘声绘色地讲给同胞们听。
“没开包的?!”一只小老鼠嘴。
“奶油饼干!哎呀。…..”另一只老鼠咽了口唾沫。
“可不是,那奶油比饼干还多,都流出来了。对,叫饼干奶油。”米克说。
“嚄!”
“真棒!”
一阵赞叹声。
“导演是干什么的?”一只小老鼠问。
“导演就是指挥拍电影的头儿,”米克两手一背,来回踱着步,”他告诉演员该怎么演,他还教我哪!”“那他自己演不更省事儿吗?”“他长得不好看。”“长得难看的人才能当导演吗?”“大概是。”米克点点头。他不喜欢同胞们这样刨根问底。
再问下去,米克快招架不住了。
“拍电影的礎E可亮呢,”米克赶紧换个话题,”比十个太阳还亮!”“够热的吧?”一只小老鼠为米克担心了。
“不热,摄影棚里有冷气,可凉快呢!”
“夏天哪儿来的冷气”老鼠们惊讶了。
“冬天的时候把冷气存在罐头里,夏天拿出来这么一打开,不就有冷气了吗?”米克边说边比划,好像他真的见过冷气罐头。
“今年夏天咱们也弄几筒冷气罐头来,洞里太热了。”老鼠们说。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米克觉得夏天还早呢,到时大家早忘了。

这一年的夏天热得出奇,老鼠们憋在洞里实在受不了,连呼吸都困难了。
一只小老鼠想起了米克说过的冷气耀头。
“大王,米克说过有一种冷气罐头,打开以后能把屋里变凉快。”小老鼠告诉鼠王。
“真的?”鼠王满头大汗地问。
“千真万确。”
鼠王命令米克带四只身强力壮的搬运鼠去弄一筒冷气罐头来。
米克傻眼了,连他自己都忘了冷气罐头的事。鼠王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后悔也晚了。
米克硬着头皮领了旨,带着四只搬运鼠出了洞。
到哪儿去找冷气罐头啊!米克边走边动脑子,他们来到了一家商店。
米克很快就发现了许多罐头。米克爬上货架,不由得愣了一下:哪一筒是冷气罐头呢?
米克他们不认字。不过这难不倒米克,他不愧是电影明星,聪明过人。他在商店里到处找,终于找到一筒特别轻的,断定里面装的是气体。又数数上面的字,一共四个。他又掰着爪子数了数”冷气罐头”,正好,也是四个字!没错,就是它。
“搬!”米克下令,搬运鼠一拥而上,每只老鼠扛一筒,胜利而归。他们不知道,那里边装的是不能呼吸的气体。

鼠王见米克这么快就弄来了冷气罐头,大喜,命令立即打开。
没有开罐头的工具可难不住老鼠们,只见一只小老鼠抱着冷气罐头咬了一口,罐头筒发出了”嗤。…..”的漏气声。
“冷气!”老鼠们欢呼起来。
不知怎么搞的,老鼠们真的觉得凉快多了。
过了一会儿,老鼠们觉得恶心起来,一个个头昏眼花,四肢无力。
“你拍电影时吃冷气恶心吗?”鼠王有气无力地问米克。
“不,不恶心呀。”米克忍着头痛回答。
“那这冷气罐头怎么。…..”鼠王快说不出话了。
“不。…..不知道。…..”米克也力不从心了。
“看。…..看来,都。…..都快。…..不行。…..了,你。…..快去……找。…..找导演,求他。…..给。…..咱们。…..点儿。…..药……”鼠王断断续续地说。
导演对米克好,这可是真的。米克二话没说,强忍着站起来,撕下罐头的商标叼在嘴里找导演求援去了。

米克咬着牙,总算来到了导演家。
米克最怕导演的儿子,那小子爱恶作剧,整天嬉皮笑脸,没正形儿。拍电影时,有一次他趁导演不在,把米克放在脸盆里泡了整整一个小时,还管米克叫什么”潜水艇”。要不是导演及时赶回来,米克早就淹死了。当时,导演狠狠地训了儿子一顿。
真是冤家路窄,米克刚一进导演家的门,就被导演的儿子发现了。
“爸爸,快看,小老鼠!”导演的儿子一个鱼跃扑上来,抓住了米克。
“快松手,多脏!”导演的老婆嚷嚷起来。
导演的儿子没听妈妈的话,他把米克放在手掌里托着。立刻,他惊讶地睁大眼睛。他认出了米克。
“爸爸,他是你的演员!”儿子叫起来。
“胡说八道!”导演不理他。
米克壮着胆子对导演的儿子说:”我找你爸爸!”“爸爸,他说他找你!”儿子把米克递到爸爸眼前。
导演往后退了一步,皱了皱眉头。
米克把老鼠家族病了的情况讲给导演听,并把商标交给他,希望导演能给他的同胞们一点儿药,救救他们。米克还说,他的同胞们看到那部电影时高兴极了,他们非常感谢导演能让老鼠上电影。…..米克边说,导演的儿子边笑,显得开心极了,米克的肺都快气炸了。看人家导演,脸上多严肃,听到米克的同胞病了时,心情多难过,眼睛里还含着泪花呢–虽然刚打了一个哈欠,可干吗早不打,晚不打,偏偏这时候打呢!导演真有同情心,米克感动地想。唉,像导演这样的好人,怎么生了这么个坏儿子!
“好,我去给你拿治这种病的药,你的同胞真不幸。”导演看着罐头的商标沉痛地对米克说。
米克哭了。
导演走进里屋,他老婆跟了进去。
“你疯了!给老鼠治病?”老婆说。
“傻瓜,我是给他耗子药!让他带回去,不是能把一窝老鼠都毒死吗?”导演小声说。
“真有你的!人家还给你拍过电影哪!”
“不是已经拍完了吗?”
“那上次儿子把这只老鼠泡在脸盆里,你还骂了儿子一顿!”“那时我救他是对的,现在我毒死他也是对的。”导演从里屋走出来,把药递给米克。
“快回去,把药给大家吃了,一会儿就会好的,欢迎你常来玩!”导演热情地对米克说。
米克接过药,不知没什么好,深深地给导演鞠了一躬,同时瞪了导演的儿子一眼–刚才他还揪米克的胡子呢。
米克离开了导演的家。

米克走出不远,听见有人喊他。
米克回头一看,不好,是导演的儿子追上来了!这小子一定又要拿米克开心了。
米克想跑,可身上没劲。
“我爸爸给你的是毒药,千万别吃!”导演的儿子气喘吁吁地追上来,对米克说。
“给,这是解毒药,”导演的儿子把一包药用绳子套在米克的脖子上,”千万别吃我爸爸那包。”导演的儿子扭头跑回家了,他是背着爸爸出来的。
米克气坏了,心想这小子坏点子真多,不定又玩什么坑人的花招儿呢!他想把脖子上的药包拽下来,可怎么也拽不动。
回家要紧。米克顾不上脖子上的药包了,急匆匆朝家走去。
快到家时,米克实在走不动了,他觉得四肢无力头发晕。
米克想起了手里拿着的导演给的药。
“对,先吃点儿!”米克打开药包,吃了几口。
一阵剧烈的腹疼立刻传到米克的全身,他的四肢一阵痉挛。米克扔下药包,咬着牙走了几步,一头栽倒了。
米克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他实在想不出导演的儿子什么时候把他的药和他爸爸的药换了包。这小子太鬼了,米克恨自己疏忽大意。米克知道自己不行了。他望着天上的白云,想起自己拍过电影,想起导演喂过他,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唉,人要是都像导演这么正直善良就好了!”电影明星米克这样想完后,闭上了眼睛。

两只出来接应米克的小老鼠把他的尸体抬回了家。
老鼠们吃了米克脖子上挂的药后,病都好了。
“米克是为了救我们死的呀!”
“米克脖子上挂着药,可他一口也舍不得吃!”“他是电影明星呀!多可惜!”“导演真好,他的药救了我们!”老鼠们感叹着。
鼠王决定,为米克举行最隆重的葬礼。
米克的治丧委员会还邀请导演来参加米克的葬礼呢!

(郑渊洁《明星求药记》)


所有域名均按美国 ICANN 或中国 CNNIC 之规则持有丨域名持有人 WHOIS 信息查询 | 联系电话:13818233498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