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ohu.com  

huohu

村里有俩兄弟,都是好猎手。
昨晚弟弟砍柴回来在村东山头的一条小溪边上发明了狐狸的粪便,这个村庄曾经良多年不人猎到狐狸了。因为长年狩猎,村庄方圆的山上曾经很少有动物了,不要说是狐狸,就是麻雀也少之又少。
第二天弟弟带着哥哥进了山,两个人两条枪,他们不带猎狗。俩人沿着小溪一路向北搜查。
“哥,你据说过分狐狸吗?”弟弟冷不丁地蹦出来一句。
哥哥愣了一下:“什么货色,狐狸还会玩火吗?”
弟弟摆摆手:“不是不是,我听人家说火狐狸全身的毛都是火红的。”
“哦,风趣。”
“我据说束缚前,有人在咱们这一带猎到一只火狐狸,那家伙太难看了,听说是成了仙。”
哥哥嘿嘿一笑:“胡言乱语,成了仙还能被枪弹打逝世?”
弟弟愣了一下,挠挠头皮:“这我就不晓得了,听说那张狐狸皮被一个公民党军官花十万个大洋卖了去。”
哥哥拔了拔手指头:“十万个大洋那,有够值钱的哦。”
“就是,后来那个军官把狐狸皮做成背心穿在身上,南征北战而不逝世束缚后还当了大官,家族飞黄腾达。”
“那是仗了狐狸皮的仙气。”
弟弟嘿嘿一笑:“就是,要是我哥俩能猎到一只火狐狸,嘻嘻······”
哥哥狠狠地戳了一下弟弟的脑袋:“做梦吧你。”
俩人走到一条幽长的山谷,弟弟眼尖看见了地上的一堆爪印:“哥,你来看。”
哥哥蹲上去细心看了看:“这是昨晚的足迹,估量它的窝就在邻近,看细心点。”
哥哥话音刚落,一条小小的白影从灌木处一闪而逝,弟弟也看见了,俩人不谋而合地追了上去。白影玲珑小巧,似乎基本就是在闪。
兄弟俩追了好一程,白影一直坚持那段间隔,飘忽不定难琢难磨。兄弟俩多少次端枪要设计,那家伙总在刚要扣动扳机的霎时让开,看样子那家伙基本不发明有人在追踪它,又或许基本就是在勾引。
这次白影忽然一闪,不见了,再也不呈现。
哥哥一跺脚:“妈的,跟丢了?”
弟弟不搭腔,径直走到一丛不著名的灌木,微微扒开灌木,一个玲珑的洞穴浮现在面前。
“筹备柴火。”
哥哥愣了一下,翘起大拇指:“好主张。”
兄弟俩把一大堆柴摆在洞口,用打火机点燃了。弟弟不知从哪弄来一把扇子,用力把烟往洞里扇。
哥哥端着枪站在洞的正后方,眼睛逝世逝世盯着洞口。
“哥,眼睛放亮点,那家伙快得跟闪电一样。”
哥哥扭了扭脖子:“没事,我瞄着呢。”
哥哥话音刚落弟弟就听到炸耳的枪声,一个小小的白影倒在洞边。弟弟回过神来一看,是一只小狐狸,估量刚满月,胸口中了一枪,还在不停地抽搐。
弟弟一边拼命地扇一边说:“别走神,只是小的,确定还有。”
弟弟话音落下又是“嘭”的一声炸耳的枪声,又一只小小的白影倒在洞边,胸口不停地冒血,不停地抽搐。
“又是小的。”
这时洞里传来一声惨叫,那声响就像是一个女人的惨痛的悲鸣,弟弟愣了一下接着扇。洞里的声响明显是母狐狸,哥哥眼睛一眨也不要眨地盯着洞口,手指头曾经扣在扳机上了。
就这样僵持了大略非常钟,洞口忽然一闪,一团白影飞个别地窜出来,哥哥心头一紧,手指曾经扣下了扳机。白影应声倒在地上,胸口不停地冒血不停地抽搐。
弟弟哈哈一笑扔掉了手里的扇子,跑从前抓起狐狸一边用手摸一边喊:“哥,快来看,多好的毛色。”
哥哥:“是吗?”
弟弟:“不外打中了胸口,皮上留下了一个洞。你据说过没,有的猎手打狐狸专门打眼睛,枪弹从这只眼睛出来从另外一只眼睛穿出来,涓滴不伤毛皮。”
哥哥提脚微微踹了弟弟一脚:“你来打给我看?那家伙速度那么快,怎样打眼睛。”
弟弟呵呵一笑:“大的你拿去给嫂子做围脖,俩小的给我,我留着给孩子怎样样。”
哥哥:“随意。”
忽然洞里又传来一声惨叫,这一次的声响用惨或许烈来描述都感到不够味了,那声响应当用可怕来描述,兄弟俩后背一凉,三两下把逝世狐狸收进蛇皮口袋,纷纭端起猎枪对着洞口。
起风了,飞沙走石。
风中同时响起两个枪声。
弟弟大喊一声:“哥哥你看见了吗?”
哥哥:“看见了。”
“我没目眩吧,我看见一团火闪从前了。”
“是一团火。”
兄弟俩同时喊出来:“火狐狸。”
兄弟俩提起枪追了上去。
那团火飘飘忽忽左闪右闪眼看就要钻进树丛,风更大了,沙石飘动,弟弟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风中传来哥哥的声响:“分头追,别让那家伙跑了。”
弟弟应了声,忽然发明那团火愣住了,就在不足十米的处所。那货色还真是一只狐狸,但全身的毛都是白色的与其说红的像火不如说像血更贴切。“火狐狸,真美丽。”弟弟感慨了一句。
火狐狸缓缓转过火,两脚竖立起来,就像一个人一样悄悄看着弟弟。
弟弟立刻端起枪瞄准,心里没因由地突突跳个不停。
风停了,火狐狸并不回身逃跑,反而站破在对面。这让弟弟百思不得其解,忽然惧怕起来,岂非火狐狸真的是仙吗?假如不是仙,即便是妖也很恐怖。
弟弟就这样傻傻地站着,手指头固然曾经触到扳机但不敢容易扣动。
过了良久,火狐狸忽然动起来,举起手,那姿态一只手朝前一只手放在胸口,就像端着一只有形的枪,正瞄准着弟弟。
弟弟暗叫一声不妙,真的碰到“货色”了。假如火狐狸开枪会不会打逝世他,弟弟心里乱成一团:“哥,你在哪,我碰到那种货色了。”
静的吓人,不哥哥的回应,兴许哥哥曾经被这货色害了?
火狐狸坚持着那种姿态,眼睛逝世逝世盯着弟弟,忽然嘴吧一裂,显露满口白森森的牙齿,那种样子是在笑吗?
弟弟心头猛地一紧扣下了扳机,只闻声“嘭”的一声逆耳的枪声,弟弟感到脑袋麻了一下,接着就什么也不晓得了。
半个月后,老村长带着十多少个人在山头发明了兄弟俩的尸体。兄弟俩背靠背倒在地上,俩人的脑袋都被猎枪轰掉了一大半。依据现场的状态跟伤势来看,估量兄弟俩是起了什么抵触背靠背端起了枪,俩人同时开枪,都被对方的枪弹轰掉了半个脑袋。
听说现场基本不发明什么狐狸的尸体,不外后来村长带人找到了那个狐狸洞,洞口不血迹,只有烧过的树枝还在冒着烟,他们一人一泡尿浇灭了。


所有域名均按美国 ICANN 或中国 CNNIC 之规则持有丨域名持有人 WHOIS 信息查询 | 联系电话:13818233498
喜欢 (1)
[#]
分享 (0)